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楼听雨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日志

 
 

梦到清凉山  

2012-12-15 21:23:3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到清凉山 - 小楼听雨 - 小楼听雨

 

 

 

 

        夜里,被一阵雪惊醒。我确定听到了落雪的声音。伴随着野鸭子似婴儿般的阵阵叫声,异常温暖。
         这个季节里,它便成了常客。许是我的错,弄错了位置,它不是客,却是主人也未可知。因了室内外的温度差异,玻璃窗上起了迷宫一样晶莹、纯美的窗花。小时候,我最喜爱的事,便是趴在那跟前,仔细寻找摩挲着奇妙的纹路,大自然的杰作,这美,不可复制。

        透过窗子的小缝隙,隐隐的有路灯映进来,就在这一丝亮光下,雪花成片,影影绰绰,不消印证,你就能想像,那外面的铺天盖地白了。

       眼皮沉得很,没半点精神,强支撑着。眼球酸涩、胀痛,逢着想说话的时候,竟可怜巴巴地自己弄出点泪痕。没人招,无人惹,更不是顾影自怜,刚吃过的感冒药所致,季节终是给身体点厉色,两日高烧,将平日里不畏寒气的大无畏气焰打回不少。

        我对冬季,有一种近乎偏执的爱。隐约还会觉得,冬季的自己是最美丽的。这念头在脑海里冷不妨地经常冒出,越发叫人摸不着头脑,图增添了对这个季节的厚情而已。

       我出生在冬季农历的腊月十九这一天。最是一年深寒时,我落了地。当年奶奶说,这兴许是个厉害丫头,择这么个冷天冻地的时候出生,有点不服管哟。奶奶的话兴许是预言。多年后,自己总结,我最是不能随声附和的一个人,思想里也总是涌冒出一些不合时宜的怪念头,但在言语上还算有所藏匿,但尖酸与偶尔的刻薄,如影随形。年岁渐大,北方话,不能总是冒着虎气。如今我把这一切,归咎为另一种不成熟的表现,更有甚时,推脱给星座,可惜我是水平座。可终是不如歌词里唱得洒脱,谁人待我好,待我差,却有时糊涂的,难辩呢。

       我又想起你,那些旧时光。用指作年,别离尚短。想来,竟是个经不得岁月消磨的人,此时一心想溃败,败到悬崖边,只一跃,便碎了念想,让它散去,或得我新生。因我恋的,终是一些惆怅的质感,而不想舍弃的,也只是那些一去不复返的光阴。

        想来,这仍旧是些未加成熟的思绪。季节与季节的交替,一来一往,都是缓着步的过渡,而人与人的彼此,未尝不应该做些留白,存着余地。破釜沉舟的姿态兑现的,终是一败涂地。也许我们深深眷恋的,早已不是爱情,只不过是旧光阴里尚未凉透的千般暖意与万般柔情而已。

       我仍旧是我吗?何必究其内里,一探落底!我依旧喜欢忧郁的文字,但不要浓厚;依旧欣赏悲愤的言语,但不爱决绝。
       也许我在梦里,坠了崖,正是仰目膜拜。但也许是站在崖顶的极目远眺。不管哪一种姿态,那座崖山,无上清凉,仍需要真诚,来做梯。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