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楼听雨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日志

 
 

老春一隅  

2012-04-21 21:58:0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春一隅 - 小楼听雨 - 小楼听雨

 

 
        北方的春,很是老气。它酣睡的时候,分辨不出正当壮年,还是临近暮年的那么一个人,但确乎是一个——男人。正因如此,醒来的时候,也不甚柔嫩与娇美。如此一来,就惹不起人小心翼翼地怜爱。它只好自顾径地就强壮起来,仿佛一直便是如此体健着,因为食不果腹的缘由才显得如此落魄。每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全然是给北方的春一次次丰盛的饱食,血管子里便滋滋趟着,是得意的春风,还是风发的意气,全都来了。
         路边常见一种草,我叫不上名来,更不知出处。只觉它是位熟悉的人,我见他年年如是,不停地拔发,绿了黄,黄了苍,而后再绿。岁月如此寂寞的轮回,它却一声不响地变幻自己的风姿,而季节终是拿它无着无落,凭它用几多色彩徒变与枝丫繁茂与萧索的交替,明晃晃地招摇自己的幸福与富足。
         每每都及了夏,才是它猛长的大好时节。繁茂的大叶子下面,枝枝蔓蔓地盘系着红不红,黄不黄的枝条,印象里就只见到上面覆盖着的厚厚叶子了。一层又一层,普通而肥硕。入了秋,霜气一降,叶子泛红远远望着,似一地枫叶铺着,煞是好看。冬天来的时候,几场雪就将叶儿们打蔫,不消半月,残叶连冻带腐,踪影全无,就只剩下那下面匍匐成片的乱枝盘亘着。那时候,枝条异常显眼,说的好听点,苍茫着经着风霜。说的不好听,全然一副破败消亡的景象,难道它们真的败给了季节?可转过年去,就是眼下这个时节,给点雨水的滋润,老枝上立即就生出芽,速度快的令人叫绝。睡一宿觉的功夫,人家就携妻带子,凑齐了一家子大大小小几口人,并且声势浩荡地壮大着。
         在这个时间空档写春,着实有点尴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路边的一些树木才见朵朵花飞上枝头。我也是眼巴巴地指望着,一日日地细看着,也不见半点动静,叫人急得很。谁知道一场小雨过后,它们就齐头并进,灿烂的一塌糊涂,就像一夜间大概被哪位仙人施了魔法,花神们全醒来了,聚在一起亲切地叙着旧。
         我从不知,自己爱与不爱这样的春,但大抵是爱的。不因它是万物复苏的伊始,不看它是绿意的源头,只是它是强壮的,有时候人需要有一种暗示,在眼里见多了绿意,也就入心了,兴许会壮了胆,也壮了飘渺的望!因为连小草都选择了坚强与成长,何况我乎?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