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楼听雨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日志

 
 

第三十八年夏至  

2012-05-27 20:5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听得这首歌,虽一再告诫或是暗示自己,不被这些浮华略影所染,但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岂不知自己也是半空着,寄宿点遥而不及的东西,或许略微踏实些,也让灵魂有些许重量。
       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静静和衣睡去,不理朝夕。
       他演尽了悲欢也无人相和的戏,那烛火未明摇曳满地的冷清,他摇落了繁花空等谁记起 ,为梦送行的人,仍未散去。还有谁陪我痴迷看这场旧戏,还有谁为我而停谁伴我如衣。

       词唱得真好。人说戏子无情?可也只是人说,人世间,一直在演戏的,多半不是戏子!三十八载在一生中是何概念?只有体味到,郎骑竹马来是场戏的人,最可有发言权。回头细想下,过于纠结一件事,或许是一种沉重,谁又能担起一个人凭是沉重的情。于是乎,适时的放开怀抱,撇开那些给不出去的情怀,不再有三十八载后的悲凉一叹,这是人性上的大团圆,还是一个人的小庆幸?熟知呢!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