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楼听雨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日志

 
 

有色自来香 何必大风扬  

2012-06-10 20:27:3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次敲门,仍旧无人。
        我不想放弃,一则为了工作;二则,也不想再给自己找麻烦来第三次。绕过楼门栋,来到楼的后身,那是一排小园,真正的自流地,一家一户,分得清明。站在第三个栅栏门口向里望,顿时,几条狗吠了起来。这时,菜地里才立起一个人,是她——我要找的人。
        个子不高,瘦小但不显单薄。一身破旧的工作服上弄的满是泥土,见了我,一边摘下手套,一边捋起额边花白的碎发,向我走来。
        “你又来了?”她很坦然地说:“昨天知道是你,没开门!”
        “昨天我不知道这里还有个门,要不然不会走的!”我也相当执着。
         “别麻烦了,我不想评什么奖!M姨这里活儿多着呢,没心思想那些个事情。”隔着栅栏望着她的脸,不是很精神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近乎冷漠的神情,显然,她不欢迎我。
         “知道您看不上这个,可我这个人还真招人烦,这附近的居民,我只觉得您够资格。我做事情死心眼,不会变通,更不会转弯,您说怎么办?”我话语里也讨好地说:“不需要您做什么,咱们就这样聊聊天吧,让我进去,不妨碍您,愿意说您就说,不爱搭理,就当我是空气,不存在!”我近乎乞求地望着她。

           她扑哧一乐:“看你这副身架,哪有这么占地方的空气?”
           懂得幽默,看来不难沟通。

         

           小园里整齐摆放着两排木质小房子,一共十几个,看得出,一只小狗一个窝,虽然收拾得干净,但由于数量多,还是飘着阵阵腥臭。
          我蹲下,靠近一只毛色亮白的小狗,因为只有它不冲我怒斥,眼见着态度比较和善。刚想伸出一只手,逗弄一翻。只听得她一声喊:“离它远点,它性情暴烈,下口从来都没有声音的。”

          我立即缩回手,面露惊讶地说:“咬人的狗难道真不露齿呀?”
          她冲我微微笑笑,严肃地说:“它被人虐待过,所以精神比较紧张,人太靠近了,会像疯了一样扑上去,这是一种本能,像人的正当防卫。你没看到瞎了一只眼睛吗!”
          我内心一阵紧,不再言语。她以为我受了惊吓,便又说:“到这边来,现在是它害怕你,你紧张什么?你不犯它,它自然不加害你!”

           栅栏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男人,拎着个白塑料口袋,冲里面喊:“M姐,给你扔这了哈!”她站起来应声而出:“谢谢你呀!”那男人摆摆手,已经走远。她走近拾起那口袋,沉甸甸的。我好奇地问:“是什么?”
           一个有盖子的木桶被她打开了,将塑料口袋里的东西倒进去。“剩饭剩菜,是邻居给的,挺感谢他们的,不嫌我养它们扰民,还接济着吃的东西,我心里过意不去呢!”
          “这些流浪狗一个月得吃少钱的粮食?”   她低头仍旧弄着自己的菜地,淡淡地说:“家里这些狗吃不了多少钱,就是送到乡下的那几只大型犬,是送到人家寄养,费用大些。但实在没办法,城市里养不了它们呀。”听得到她一声轻微的叹息。
          “没考虑直接送人吗?还分散一点你的负担?”我幽幽地说着。
          “都是些残疾狗,你愿意要吗?”她抬头望了下我的眼睛,目光带着一种审视。
           我摇头说:“哦,你准备养它们到什么时候呢,如果在你这里繁殖下去,可了不得。”
           “养到它们老死吧,都是些做了结扎的狗,就等着我给它们送终呢。它们是生命,总比扔到大街上,被车轧死好多了。”
             “我听说你还收养了不少流浪猫,怎么没看到?”四下里,我寻找着。
            “猫都在外面,饿了才回来。”她不再说话,继续翻着地。好像只等我的发问。

 

            “M姨,汶川地震的时候,听说你受了不少累。”
            “呵呵,你这新来的人也知道了?还真是,没干啥事,大伙还记着呢!”她不好意思地一笑,我才看到那张有些温顺起来的脸。
             “还没干什么呀,附近居民捐赠的上千件衣物,你一个人清洗?”
            “那怎么办?附近住的都是小年轻的,忙着上班。再说捐衣物是件好事,但总不能埋汰着就给人家送去吧?受了大灾的人,想必不求什么,但干干净净地,总会让人心里敞亮点吧。咱还能做什么,可不就是洗洗涮涮了。”
            “佩服您,听说当时,你的小园子里,成了仓库了。”
             “没啥,就忙乎了半个月。那么多人连命都没了,这辈子,咱这吃饱穿暖的日子都是赚来的啦。”

 

 

             我不再跟她谈什么,这位中国红十字会志愿者,把一些个常人看着有些神圣的行为,淡化得成了常理。她常年照顾一位晚期尿毒症患者和供养一个低保户家庭里的女孩子上学。至于我们不留心的小事,谁也不知道她无声息地做了多少。
         “M姨,我觉得很报歉,争取过两次了,偏偏到您这。。。。我脾气有点强,但咱说了不算。渐渐地,也好像知道问题出在哪了。”我不服气地说着。
         “第一次就告诉你了,我早就明白的。我不是D员,是这个原因吧!”我低下头,无语。
          “我信佛,可这并不妨碍我遵守和拥护国家的政策。我只想,退休了,也别闲着,能干点啥干点啥,也是给自己找精神上的寄托,要不活着,还有啥意思了!”她抬起头,仰望了一下天空,目光清远,纯净。
          “好啦,别在我这里耽误时间了,我有事要出去了。”她目光柔和地下了逐客令。
            我便起身向外走,轻声说:“姨,再跟我说一句,您心里最想说的。”
            她沉默了一下,笑说:“你很不错,谈吐和气质,我都欣赏。”
             我不死心,边走出小门,边回头说:“再加一句,就一句。”
             她一边关了门,一边说:“有色自来香,何必大风扬。”
             回头离去,留下满园香,任我回味着。。。。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