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楼听雨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日志

 
 

我看 天净沙  

2012-07-08 14:44:1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净沙 - 小楼听雨 - 小楼听雨

 

天净沙 - 小楼听雨 - 小楼听雨

 

旅行     
凡是遥远的地方
对我们都有一种诱惑
不是诱惑于美丽
就是诱惑于传说

即使远方的风景
并不尽如人意
我们也无需在乎
因为这实在是一个
迷人的错

仰首是春 俯首是秋
愿所有的幸福都追随着你
月圆是画 月缺是诗

——汪国真


          近处无风景,这话虽说的实在,但绝对有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嫌疑。
          无论风景或人,近了,再近了;熟悉,过于熟悉,即使它们美着,l因审美疲劳的缘故,也易于被人往轻贱里去糟蹋。物以稀为贵,道理都懂,但对于稀罕物,即使不“贵”,还是引人兴致勃勃,人性劣根使然。

         常叹我的近处无风景,山粗水淡,云无彩、霞光暗。总之,抬眼处,皆是平凡景。于这尚好的周未,心不甘情不愿地勉强着,被拉入这平日里不待见的去处。暂且抛开家,抛开孩子,抛开一切惦念,但不能让一切都随风。因那去处最是常见,常往,又是烈日当头的时节,此行大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叹。

         作家金沙江如此描述过: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我想象的深泉里,你是远古的长白山在婀娜的云雾中,不知为谁眨动眼睛的瞬间淌出的一滴清泪。
        正是这滴清泪,汩汩而来,情绵不绝,用一泓永不枯竭的清脉,滋养沿途那一方热土上的人们。它的名字叫松花江。
        亘古的松花江水涛涛奔流,正好好地飞奔,在一个叫作吉林的地方,被人为地略微动了点手脚。也不知是这里的人不同,还是因了这里的地势。距吉林市中心24公里处,拦截松花江水,筑水而修,便建成东北地区赫赫有名的丰满水电站。由此,那上游便自然叠坝成湖。以至后来,无论本地人,还是外来客,夏季便有了一个好去处——松花湖。

 

          一大早,天公不做美,出发的时候,小雨下得正欢。但天公偶尔也会心疼一下人,四十分钟后在目的地下了车,虽未见太阳,但雨水不再淋漓,江面上雾霭迷茫,远处青山隐约可现,半羞半拒姿态异常可人。我见之,心下甚欢,最喜欢这种朦胧之态。但被告之,船不得行,需等一个时辰,雾散,方能行。

   等候的心情并不令人乏味。码头上齐整整地排列着各种船只,船家想着法儿的打扮自己的谋食本钱。刚刚开败的一茬蒲公英褪去了嫩黄的圆脸,但见一棵棵直挺挺的颈上开着团团绒绒的白帐篷。惹得在此候船的孩童们半山坡的采摘着,尔后相互对着面颊,鼓足了气,“扑”地一吹,笑声满地。

        船很宽敞,能容百许人。我不喜高处远眺,只想低处瞧水,找了个底层僻静处安静坐下。曾经数次来过这湖游玩,忘记何年何日,曾乘坐部队专用冲锋舟到达过五虎岛。近一个半小时的船程,那舟载人不消一刻钟就直达了,让我这平日里就是爱坐车坐船的人大呼扫兴,只是过了速度的瘾,没瞧见一眼山清水秀, 就结束此行 ,打那以后,便不喜太快的交通工具,因为即使沿途有风景,也呼啸而过,徒留一脸怅然 。


        船行近二小时,靠了岸,一行人沿着山坡向上行走。我本就是路盲,此时早已辨不清东南西北。只看山林茂密,丛草繁盛  ,忽就想那目的地若是个桃花源般地去处就好,从此再不回,躲在里面乐一世。如此一来,倒想检查一翻,此生再不出此山林,我还要带些什么进入?唉!我还是在这里,在这人间烟火里!

        走的人累烦,有人开始报怨去处太远了,恰好转过一个小山角,便看到山庄,就是它了。一翻洗漱闹腾后,由于错过时间,饭吃的不晌不夜,正因如此,大家才胃口大开,管它什么肉什么鱼,一通胡吃。因肠胃的缘故,我不敢敞开享用那“三花一岛”的美味,只独自把一盘子蘸酱菜就着大煎饼消灭掉。至此,同行十余人立马找到自己的归位,只听麻将声四起,一片欢声加笑语。今夜,且有一翻酣战。
        日暮了,外面一直阴晴不定,天色极暗。我因守着牌桌上不了台面,又没有予人支招的智慧,更不会算那加番减番的麻烦帐,显得一无是处。于是借来双齐膝高的靴子,一把手电,想去山上转转。老板翻找手电的时候嘻笑着说,这手电是他奶奶祖传下来的,好几十年前,这可是他们家里唯一的家用电器。并叮嘱,天已然黑了,莫要太晚归。

        顺着一条极狭窄的小路,不消十分钟,便登到山顶。四下环望,才知这是座小岛,四面环水,此时眼尽处的湖面风平浪静,山影浑沉。远处尽是若隐若现的的山峰轮廓,倒影如黑。
       彼时,太阳透过一层黑云的夹缝直射下缕缕光芒,那画面极宽博,一会儿将是暴风骤雨或是风和日丽全然看不清楚。可我的心不知为何,安静至极,只想唱,枯藤老树昏鸦。。。。。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