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楼听雨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日志

 
 

天阶夜色人易睡  

2012-08-26 22:44: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野俱静,灯火幽明。风,即使柔和,也不再纠缠,而是响快地亲吻,利落地表白。闻得见秋虫“吱吱”,听得到秋风“沙沙”。季节的脉搏渐强,这是我想像中的春天伊始。

         一连几日皆无雨水的侵扰,再来时,兴许便是一场秋雨一场寒的天气了。万物的归宿大概到了用“秋后的蚂蚱”来做总结的时节,我却将身心与思绪渐进入了一段佳境。有一种称之为灵魂的东西,撩起眉梢。

         七夕当夜,被单位强行安排至郊外一农家院聚餐。与着一群人,说着不达意的话语。真言中透着客气,那假话就更是浮,叫人不忍回味,徒求健忘。酒喝得小心翼翼,心拿捏得中规中矩,图留满天的星斗神采奕奕,妄费了那一段天上人间的传奇佳话,放眼望的男人堆里,能暂时扮演一下我的牛郎之人,却是没有。倒是夜晚的好睡,让我神往。心大,许是能称之谓没心没肺,便是走到哪里都能安睡。

         那一晚,耳听得窗外,黄狗轻吠,野猫低吟。隔墙而立的玉米地里一派清爽的凉风徐送。土炕再不似我小时候的模样,它也被装饰得像个大床。我醉了,隐约着好像小时候奶奶在大雪地里抱些劈柴回来,灶火极旺,火苗吐着红芯子掀起她花白的发。奶奶眼里盈盈着,老泪刚刚抹过。我知道所谓何事。年下杀了头猪,它身上长了一种痘,所以不能拿来换钱。爸捎信来,马上来接我。我穿着红袄,红鞋子,不再乱跑,六岁的眼睛张望着玻璃,虽然它上面起了厚厚的冰花望不见外面的世界。我的眼睛那样仔细搜索,那冰花的纹路像森林样深远,爸会不会在这样的雪地里迷路,这样想着。而明明身外,再远些,江面波涛微泛,小舟自横逍遥。我且将那窗外想成梦里梦外一段亲历,揽一点酒醉后的迷幻,告诉时间,停在这里吧,请许我暂时将自己,下落不明!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