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楼听雨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日志

 
 

白露  

2012-09-06 22:22: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露 - 小楼听雨 - 小楼听雨

 

 

       晚饭后,妈吃着我买的榴莲连声问着价。知道她心里喜欢,我故意说很贵,以后要少买给你吃。她呵呵地笑:馋了就跟你要!随手撕下一页台历,念叨着,白露了。我听着默默点头,脑袋里飘过一阵烟白,这就冷了吗!
       北方的一早一晚,已经很凉了。也许过了白露,寒意更甚。记得早晨路上,特意打量过每天都遇见的那片天。宛然觉,它仿佛特别地蓝了,也更加高远,竟不似往日的真实,怎么就突然开阔得令人慌张。那么一片蓝背景下,白云也上了膘,厚实得一堆堆,像新絮的要过冬的棉套儿。
        此时夜还未深,将窗开一小缝,阵阵凉气扑面而来,顿时神清气爽。一些飞虫进了室内,围着电脑的屏不时地飞舞。这些小东西隔着纱窗呢,该费了自己多少气力才钻得进来。它们的生命怕是捱不过几天的日头了,大概是外面冷,我这里的温暖暂且能让它们尚有喘息的生命有个躲避微寒的地方。见它们三三两两欢实地飞舞,此时也是跟我做了伴儿,刚刚袭来的孤寂之感,竟有些宽慰了。

       记得午后时读一杂志,内有一文提到,苏东坡写过一首很是简单直白的小诗:钩帘归乳燕,穴纸出痴蝇。为鼠长留饭,怜蛾不点灯。初读很是有黛玉惜花般的多愁善感,男人细腻至如此地步,未免太过娇情。由着眼前这几对小虫的缠绕,却有些恍悟,人类也不过是如乳燕、痴蝇、老鼠、飞蛾同样在这世上喘息,族类不同而已。移至它们的大本营内,又是谁会怜惜着谁?东坡居士如此简单的诗句,才显露着大智慧!

        此时顿有一念,极想喝点!把酒在手,也是月下独酌的感觉,但细听下,若有东坡居士的慈念,周遭的一草一叶,一虫一蛾,哪一位,不是常相逢!天涯何处无芳草正是此解吧!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思怜伊人,添衣加衫!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