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楼听雨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日志

 
 

胡言乱语(九)  

2013-02-19 22:53:1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避开说年事,已经是有了几年的事情了。

        记忆里的年,总是母亲炖的那锅酸菜飘着香,极软烂的排骨汤咕咕地在溢着乳白色的浓汤。我还是那个五六岁的孩子,捧一碗白华华的米饭,啃着排骨肉,吃着酸菜香。那个穿着红袄的小傻妞,不知愁地一年又一年,在母亲的身边如是过。如今母亲的习惯仍旧没改变,还是三十晚上的那锅酸菜,就如北方的年一样,仍旧是在吃吃喝喝中消磨,而我,在这看似的消磨中,已经成熟了,甚至竟有些老了。

       如今,近乎病态般,我不原谅一些热闹和团圆的气氛存在。它们打破了我周围的安静,可究竟破坏了我貌似的安静还是助澜了我内心的燥动?我也是无法弄懂的。

      逃不脱这些,就用不感动,不加入来抗拒。就像那一年,我抗拒父亲永远离开的事实,厌恶一切提及此事的人,他们那些慰藉的话语,我从不感动,甚至厌恶。终于想起来了,原来自那以后,我就如此了吧。

     可我却总是被感染。没有人强迫,时常会陷入别人的情绪中,高兴的,忧伤的,一切与我无关的,只要我的眼睛和耳朵能捕捉到的信息,灵魂便跟着走了神。

      可是,感动是一种人生思索,而感染,却是一种病,我如何是好!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