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楼听雨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日志

 
 

年初 醉语  

2014-01-01 18:57:0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初   醉语 - 小楼听雨 - 小楼听雨
 

       寒江雪柳,玉树琼花,北方每每见此景,便是极寒的天气来了。即是新年到,又在数九寒天,自有些大气象。
       我的窗外,江面雾气大,但不是雾霾。松花江水流经这里从不封冻,又逢着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江水、柳树、雾气,究竟谁成全了谁,成了眼前的一幅画。一重山,二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
       刚入冬时,竟添了些毛病,干咳不止。没当回事。个把月下来,好一阵坏一阵,毛病竟然没脸没皮地长在了身上。自诊自疗,尝了不下五六种药,未见好转,暗地里做了与这咳嗽战斗一冬的准备,谁知气温摸至零下二十度,它竟自己渐渐消失了。基因决定了咱就该享受这样的凛冽。于是我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季节,来了精气神。
      乡情是什么?从未认真思考过,因从未离开过故乡。那与我一定不是怀念、不是牵挂、不是思绪里理不清的旧时梦,更不是言下里道不明的千般味。
       乡情是我一路上打着、骂着、心里也曾怨恨过的爱人,表演过如许情节,但从不曾演过放手。乡情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弟妹,我看着成长的女儿,和渐渐老了的母亲,还有父亲长眠的那一处荒地。头落在母亲的枕上,闻见她发里的不是香的香,听着她厨房里炖的酸菜“咕嘟咕嘟”作响,连孩子都晓得,这就她姥姥姥的味道。
       乡情是我自己的脾气,我血液里迸发的性格,有好的,有坏的,无论如何都是纯的。天晓得为什么它们火热起来能灼伤人,冰冷的时候又冻死人,而从来学不会温婉如玉、明媚如花。
      当那位叫做岁月的不速之客在我的鬓角抹上几根华发的时候,当我不再对亲情,爱情,人情做太多探究和拷问甚至是指责的时候,渐生温婉,稍见明媚。像一首诗里说的那样,既然我能与一只诗性的蛐蛐,在同一屋檐下互诉衷肠,也应该能和一瓣飘零的雪,在同片天空下,相互取暖。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